<i id='i983a'></i>

      <code id='i983a'><strong id='i983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fieldset id='i983a'></fieldset>
      1. <span id='i983a'></span><dl id='i983a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i983a'><em id='i983a'></em><td id='i983a'><div id='i983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983a'><big id='i983a'><big id='i983a'></big><legend id='i983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 id='i983a'><div id='i983a'><ins id='i983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2. <tr id='i983a'><strong id='i983a'></strong><small id='i983a'></small><button id='i983a'></button><li id='i983a'><noscript id='i983a'><big id='i983a'></big><dt id='i983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983a'><table id='i983a'><blockquote id='i983a'><tbody id='i983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983a'></u><kbd id='i983a'><kbd id='i983a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ins id='i983a'></ins>

          一段紅繩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在墨西哥的大街上,薩拉黯然地走著,她身後拉著一隻大皮箱,裡面是她的全部衣物,她剛剛和相戀瞭三年的男友分手,現在正準備搬去新的住所。
            在過馬路時,一輛呼嘯而過的汽車差點把她撞傷,司機從駕駛室裡探出頭來大罵:"瞎子,不會看路啊!"薩拉嚇瞭一跳,可是她知道司機罵得沒錯,她的確就快瞎瞭,年紀輕輕的她患上瞭視神經萎縮,視線已經越來越模糊瞭。
            就因為這個,她決定和男友赫爾南德斯分手。雖然赫爾南德斯發誓不會嫌棄她、會照顧她。可是薩拉還是想要離開。她不需要同情,不需要犧牲,更不忍心讓心愛的人承受和一個盲人共度餘生的痛苦。她寧願獨自一人沉入黑暗的深淵。
            薩拉搬進瞭新傢,一個空蕩蕩冷冰冰的房子,在這裡默默等待黑暗的到來,有時她甚至會故意閉起眼,訓練自己在黑暗中燒水、煮飯、洗澡……當被刀切到手、被熱水燙得渾身起泡的時候,痛的不僅是她的身體,還有她的心。
            有一天早上,她睜開眼,卻發現四周不是清晨,而是黑夜。她終於意識到:自己徹底瞎瞭。堅強的薩拉沒有哭,而是默默地穿衣服、做早飯,甚至還給花澆瞭水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,薩拉決定去取前幾天送去幹洗的衣服,可是回來的路上她就迷瞭路。就在她驚慌失措的時候,突然有一個稚嫩的聲音在她身旁響起瞭:"女士,我可以送你回傢麼?"
            這是一個孩子的聲音,薩拉如獲救星,她迫不及待地說:"太好瞭,我的傢在……""我的小狗知道,"孩子神氣地說,"它聞到你的氣味就會找到你的傢,讓它送你回傢好麼?"
            薩拉將信將疑,可小孩不由分說就把一根繩子塞到薩拉手裡,接著就沒瞭聲音。薩拉牽著繩子,感到有一股力量牽引著自己,她隻好跟著向前走。小狗不吵不鬧,走得也不快不慢,過路口的時候好像還會看紅綠燈。不一會兒,小狗停住瞭腳步,薩拉放開繩子用鑰匙去開門,門開瞭,她真的到傢瞭。薩拉摸索著抱起這隻可愛的小狗,摸摸它的臉,請它大吃瞭一頓,接著小狗就拖著繩子跑開瞭。
            薩拉早聽說過有一種特殊的導盲犬,是盲人生活的好夥伴,可是一隻犬的培養費用很高,而墨西哥又相對落後,很少有盲人能享受有犬陪伴的待遇,她也同樣不敢奢望。
            不過,幸運還真的降臨到瞭薩拉頭上。一天,她接到瞭一個電話,對方說他們是墨西哥導盲犬培訓基地,願意為薩拉提供導盲犬引路服務,服務費很低。"您隻需提前一天打這個電話預約,我們就會在指定時間把小狗系在您的門廊上,您回傢後把繩子系在原處即可。"
            這可真是再好不過瞭,自從眼盲以後,薩拉從來沒有這樣開心過。沒過幾天,她就計劃去超市采購,並且提前一天預訂瞭小狗。到瞭那天,薩拉心情有點忐忑,還好,一打開門,就摸到瞭系在門廊上的一根繩子。"嘿,寶貝兒。過來好麼?"薩拉笑著逗引小狗,可是這隻狗要麼是受到過嚴格的訓練,不可以和雇主親密接觸,要麼就是真的很酷,總之它一聲不叫,默默地開始引路瞭。
            到瞭目的地,薩拉在超市門口大聲問:"寵物可以進去麼?"保安人員馬上友善地回答:"小姐,他不算,您可真會開玩笑。"超市對殘疾人的體貼讓薩拉心情愉快,在服務員熱心的幫助下,她很快買好瞭自己需要的東西,不過在結賬的時候,她遇到瞭點小小的困惑,因為收銀員說她買瞭三瓶豆奶。"豆奶?"薩拉愣住瞭,她不喜歡豆腥氣,以前赫爾南德斯為瞭她的營養健康,總是逼她在超市裡買豆奶,這次自己竟然也下意識地拿瞭豆奶,些許傷感湧上瞭薩拉心頭。
            回傢後,薩拉黯然把繩子拴在瞭門廊上。突然間,她開始想念赫爾南德斯,他是那麼愛她,那麼體貼,以至於直到現在,還能感受到他的氣息就在自己周圍溫暖著自己。那一刻,她軟弱極瞭,她真想回到赫爾南德斯的懷抱。
            導盲犬的工作做得不錯,它們從不闖進雇主房間,也不在雇主身上撒嬌,它們隻是默默引路,和薩拉相敬如賓。一天下午,薩拉又和導盲犬結伴出行,她在路上慢慢散步,突然聽到有人在不遠處叫:"嘿,很高興遇到你,赫爾南德斯。"
            赫爾南德斯?薩拉心慌瞭,她不想讓赫爾南德斯看到自己現在狼狽的樣子,她迅速掉過頭,狠狠地拉著繩子,準備用最快的速度逃開。可就在她拉繩子的一瞬間,突然聽到前方一個熟悉的聲音:"哦,你拉痛我瞭。"
            薩拉愣瞭,那不是赫爾南德斯的聲音麼?自己為什麼會拉痛赫爾南德斯?赫爾南德斯是導盲犬?導盲犬就是赫爾南德斯?幾秒鐘之後,薩拉淚如雨下。"是你在我的購物筐裡放瞭豆奶,對麼?"這時,抽噎不止的薩拉感到有一雙溫暖的手緊緊地抱住瞭自己,手腕上還牽著一條繩索。赫爾南德斯用低沉的聲音對薩拉說:"我隻想告訴你,我可以和你一起生活。"薩拉再也忍不住瞭,她把頭埋在赫爾南德斯胸口,失聲痛哭,多少天來的壓抑和委屈煙消雲散。
            "我一直在附近看著你,你一個人出門太危險瞭。那天我看到有一隻小狗送你回傢,所以才出此下策……"
            幾個月後,薩拉和赫爾南德斯結婚瞭,在神壇面前,當神父宣佈交換戒指的時候,他們卻把一段紅繩系在瞭對方的手腕上,因為他們知道,導盲犬隻能為失明的人引路,而驅走心中黑暗,卻隻能靠愛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