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ncyof'></ins>
        <i id='ncyof'><div id='ncyof'><ins id='ncyo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ncyof'><strong id='ncyof'></strong><small id='ncyof'></small><button id='ncyof'></button><li id='ncyof'><noscript id='ncyof'><big id='ncyof'></big><dt id='ncyo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cyof'><table id='ncyof'><blockquote id='ncyof'><tbody id='ncyo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cyof'></u><kbd id='ncyof'><kbd id='ncyof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ncyof'><strong id='ncyof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ncyof'></dl>

            <i id='ncyof'></i>
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ncyof'><em id='ncyof'></em><td id='ncyof'><div id='ncyo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cyof'><big id='ncyof'><big id='ncyof'></big><legend id='ncyo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2. <span id='ncyof'></span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ncyof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和你一起心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  此刻,他正躺在外地一傢醫院裡輸點滴。
              已經3天沒跟傢裡聯絡瞭,手機裡塞滿瞭問候短信,一條是太太的,另一條是她的。他是在與太太慪氣的那段時間認識她的。她青春、靚麗,如一隻網絡精靈,恰到好處地填補瞭他精神世界的空白。
              而現在,他是那樣迫切地需要來自兩個女人的關心,相對而言,她的更為重要。太太的第一個念頭是來看他,被他阻止瞭。她也流露出來看他的意思,同樣,也被他阻止瞭。
              出人意料的是,太太在他阻止後的當晚便趕到瞭他所在的醫院,為他帶來瞭好吃的。盡管此刻的他沒一點胃口,他還是心存感激。
              她也不斷地給他發短信,盡是逗他開心的。但是,他總覺得較之於太太的不遠千裡,她的短信內容裡還缺瞭點什麼。
              "開心嗎?"她在那頭問。"還可以,謝謝你。"他回復。"你還是不開心,算瞭,我一天的心血全白費瞭。"她有些生氣。"難道,你就不祝我早日康復?"他不明白。"我早已祝過你瞭,難道你忘瞭?"她似乎也不明白。
              他沒忘,當然沒忘,她的短信。問題是,此刻他多麼希望她再一次說出關懷的話。他不需要那些多餘的搞笑,而她卻不能給他,這很樸實也很現實的一條。
              太太端著一碗豆漿進來,很快,他又被一種傢的溫暖所包圍。
              太太一直看著他將豆漿喝完,像一位母親盯著孩子。喝著最後一口,他情不自禁地對著太太發出天真的笑。從結婚以來,他第一次感覺很美好,他感覺太太也是。
              兩個都是牽掛著他的女人。所不同的是,太太的牽掛,是用自己的心牽著他的心在走,他心疼的時候,疼的是兩個人。而她,是用任性的目光掃著他。他終於明白:這個世界上,隻有一個人,是用自己的心和你一起心痛。而這個人才是你最應珍惜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