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2ngq4'></i>

<i id='2ngq4'><div id='2ngq4'><ins id='2ngq4'></ins></div></i>
<dl id='2ngq4'></dl>

    <span id='2ngq4'></span>

  • <tr id='2ngq4'><strong id='2ngq4'></strong><small id='2ngq4'></small><button id='2ngq4'></button><li id='2ngq4'><noscript id='2ngq4'><big id='2ngq4'></big><dt id='2ngq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ngq4'><table id='2ngq4'><blockquote id='2ngq4'><tbody id='2ngq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ngq4'></u><kbd id='2ngq4'><kbd id='2ngq4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2ngq4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2ngq4'><strong id='2ngq4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'2ngq4'><em id='2ngq4'></em><td id='2ngq4'><div id='2ngq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ngq4'><big id='2ngq4'><big id='2ngq4'></big><legend id='2ngq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2ngq4'></ins>

          1. “喊”你回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3

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很平常的日子。隻是晚飯時間到瞭,男人依舊沒有回傢,女人擺在桌上的那些飯菜顯得有些落寞。天已經擦黑,女人有些急瞭。
              女人把孩子托付給婆婆,朝男人做事的地方走去——山溝裡的小煤窯。女人邊走邊打男人的電話,打瞭好幾次,沒有通。她還打小煤窯值班隊長的電話,也沒有通。女人不由加快瞭腳步。
              "你男人在小煤窯出事瞭。"有剛剛從山溝裡下來的人對女人說。
              女人,頭頓時嗡嗡作響,淚水撲哧撲哧地落瞭下來,幾乎發狂地朝山溝深處跑去。
              "到底怎麼啦!?"女人在值班隊長面前歇斯底裡地問道。
              "井下情況不明,估計是巷道塌方。"值班隊長急得額頭直冒汗:"嫂子,麻煩你冷靜些。我們已經在積極組織工人搶救。"
              "我能做點什麼?需要我做點什麼?"女人的心提到瞭嗓眼裡。
              "你什麼也不需要做,你隻需要在值班室等待,祈禱。"說完,值班隊長迅速地加入瞭救援的隊伍。
              "七狗(男人的小名),快點回傢!"女人突然來到井口,沖井下猛喊。
              "喊也沒有用,省些力氣料理後事吧,已經確定瞭是塌方事故,十回有九回沒得救。"有人勸女人。
              "七狗,快點回傢!"女人繼續沖井下喊,她隱隱約約覺得男人可以聽到,甚至還有回音。
              那些人見勸不住女人,也就沒有繼續阻止女的"喊".
            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瞭,女人每隔幾分鐘沖井下喊一聲。
              凌晨5點,男人終於被營救上來。男人的一條腿沒瞭,不過還有一口氣。
              兩個月後,男人終於度過瞭危險期,所有的人都為之慶幸。隻有男人的主治醫師覺得這簡直是個奇跡,於是對男人進行瞭一次心理訪談:"你能夠回憶起你在井下是怎麼熬過來的嗎?"
              "我剛采滿最後一鬥煤,準備下班回傢的時候。煤窯巷道坍塌瞭,我感到劇烈的疼痛,我的右腿被煤矸石砸中瞭,腿骨斷裂瞭,還被煤矸石死死地壓住瞭,我無法動彈。當死神越來越臨近的時候,我突然聽到女人喊我回傢,於是我又醒瞭過來,我意識到巷道極有可能發生二次坍塌,我忍痛舉起身邊的鐵鎬弄斷瞭我的右腿,爬到瞭巷道一個相對安全的角落。所以後面再次發生的坍塌沒能掩埋我。"
              "但過度失血,為什麼你沒有暈厥過去呢?"
              "在我眼皮越來越沉重的時候,我又聽到瞭女人喊我。我想起傢裡還有年邁的母親,賢惠的女人,可愛的孩子,他們都在等我回傢,他們都需要我啊。我使出最後一點力氣,把我的衣服撕開成幾條長佈條,使勁地把右腿上部紮緊。"
              "即使那樣,你也不能在井下堅持10多個小時啊!"主治醫師感覺到懷疑。
              "每當我要睡去,或者是要放棄的時候,我都會聽到有人喊我。每一次聽到喊聲,我都會極力去想起傢庭的美好。我第一次遇到女人,第一次和女人擁吻,聽到孩子的第一是啼哭,聽到孩子第一聲喊我爸爸……那些時候,我是多麼的欣喜,多麼的驕傲啊。你知道孩子第一聲喊我爸爸的時候,我一下子把女人和孩子都抱瞭起來,把女人的臉都嚇白瞭。你知道我的女人有多麼膽小嗎?我還想,我不能讓母親白發人送黑發人啊。小時候,是母親佇立在屋門口喊我回傢,後來是女人在屋門口喊我回傢,以後是孩子在屋門口喊我回傢。為瞭那麼多人的喊,我不能就這麼死去。"
              出院那天,女人想要攙扶男人回傢。男人堅決不肯被人攙扶。
              "你隻有一條腿瞭,你怎麼回傢呢?"女人不解。
              "隻要你走在我前面喊我回傢就好瞭。我又哪敢不回傢呢?哪怕我是用一條腿蹦,我也會蹦回傢啊!"男人笑瞭。
              女人壓抑瞭許久的淚水啪嗒啪嗒地往下落:"七狗,我們回傢!"